新闻中心

南京大学翟学伟教授讲座结束

2014.04.22

    2014年4月22日,南京大学翟学伟教授在博学楼110教室为东北财经大学师生做了题为《社会是如何失掉信用的?》的学术讲座。这是2014年社会与行为跨学科研究中心举办的第三场跨学科系列学术报告。

    讲座期间,翟学伟首先播放了两段视频:其一是“史上最全的中国假货”,其二是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关于“中国医院管理学术年会”上如何明码标价、公开出售各种奖项的报道。这两段视频从不同角度反映了中国社会令人担忧的社会信用现状。

    接着,翟学伟指出,中国的造假行为之所以屡打不绝,绝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法制不健全、执法不力,根本原因在于信用丧失已经侵入了社会文化的核心部分。社会文化的核心是如何证明一个人的能力、水平、学习程度等,而证明这些最好的方式就是各种证件,但是假证的盛行使得这种证明方式毫无信用可言;社会文化最核心的部分是教育,然而,教育中种种信用缺失的现象也颇为普遍。比如,弄虚作假的出国推荐信。社会失信已经成为非常广泛的现象。

    对于目前我国社会信用危机的认识,翟学伟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翟学伟指出,中国人不靠道理来生存,道理人人都懂,但是却很少有人能做到;讨论中国信用危机的最大难点不在于人们懂不懂道理、法律、契约、监管的重要性,而在于各行各业都在受一种社会形态及其力量的驱使和推动。想要解决信用危机,就是要寻找这样的力量。翟学伟基于自己对信用危机的独特见解,提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并不是执行力不够的问题,而是现代中国社会形态使然。

    翟学伟回顾了我国社会形态从古代到现代的演变,并指出传统社会没有出现信用危机并不应该简单归因为古代人道德修养比现代人高,而是因为传统社会是一个人口缺乏流动的熟人社会,依赖习俗、方言来维持信用;在计划经济时代,单位制使得人口的流动性相对较差,也不太可能出现信用危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口流动性迅速增加,失去了维持信用的纽带,因此造成了普遍的信用危机。

    此外,现代社会信用危机产生的原因,还与近代以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思想在我国传播有很大关系。鸦片战争的失败让中国人意识到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再辉煌也敌不过坚船利炮,乱世之中只有强者才能生存,而成为强者的方式并不重要,于是在进化论思想的影响下,再加上近代特殊的社会背景,“唯一的原则就是没有原则”成为乱世中国人的生存智慧,这样的生存智慧为信用丧失提供了思想基础。

    最后,翟学伟创造性地提出了同质性社会与异质性社会的概念,并指出中国社会是一个同质性极高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极容易有信用,同时也极容易失掉信用。传统社会虽然也是高度同质性的社会,然而在传统社会的价值观中,利益并不是人们唯一追求的,儒家思想的价值观压制了人对利益赤裸裸的追求。但是,现代社会的价值倡导却是用失范的方式来搞活市场,当全社会都信奉这样的价值观时,信用危机就产生了。基于对信用危机的认识,翟学伟提出中国社会只有走向异质性社会,做到“君子和而不同”,才有可能真正解决信用危机。

    在自由提问环节,同学们提出了关于中西方社会信用状况对比等方面的问题,翟学伟均给出了深刻回答。报告在师生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

    【主讲人简介】:

    翟学伟,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心理学系主任,南京大学中美文化中心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人的关系网络、权力与权威、社会流动与信任、价值观、社会与组织心理与行为等方面的研究。代表性著作有《人情、面子与权力的再生产》、《中国人行动的逻辑》、《中国人的脸面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