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南京大学翟学伟教授讲座结束

2015.05.10

2015年5月9日,南京大学社会学系翟学伟教授在博学楼110教室为东北财经大学师生做了题为《信任的本质及其文化》的学术讲座。这是2015年社会与行为跨学科研究中心举办的第六场跨学科系列学术报告。

翟老师先从不同文化下对信任的不同研究视角出发,指出在西方国家中,研究是要划分不同领域的,比如信任(trust)属于社会学,而信用(credit)属于金融领域;而在中国,诚信、信任、信用则是一个连续体,分别对应着个人、关系与社会,这对研究中国的信任问题有重要影响。

随后,翟老师的讲座围绕着信任研究的兴起,有关信任研究的分类(特殊和普遍),信任分类与中西文化的信任归类,儒家文化与信任的关系,中国社会信任的约束机制等展开。

最早的信任研究是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西方。翟老师认为在传统社会中,信任就像空气,你无时无刻不在呼吸着但却不易察觉;只有当了你觉得空气稀薄了,才开始注意它。在西方研究中,信任主要被划分为“特殊信任”即有对象的信任,以及“普遍信任”即无对象的信任,比如对社会的信任。翟老师认为这两个概念对许多问题都有强大的解释力,但也存在着问题,比如这种划分是建立在西方个人主义的假设上的,而儒家文化下的中国是家庭主义的。

然后,翟老师带着我们进行了常识性的讨论:人都有群居生活的依赖性,但不同文化下依赖方式是不一样的。在西方,个人主要依赖社会;在中国,个人依赖家庭。信任则是依赖方式的一种,其中依赖方式有强制性的、非强制性的。老师从婚姻、陌生人中得到了启示,他发现在中国信任的悖论现象:社会的信任强制性越高,我们对信任的评价越高。之所以称为悖论,是因为理论上真正的诚信应该是在无约束的情况下,我们还有信心。而中国社会的信任关系总是指向约束性,信任关系的出现意味着约束机制从无到有的渐变过程,据此,翟老师将信任划分为“放心关系”、“信任关系”和“无信任关系”。

接着翟老师探讨了儒家文化与信任的关系,儒家眼中的社会最重要的5种关系是父子、夫妻、兄弟、君臣、朋友关系,我们称之为人伦。在孟子的论述中:父子有亲、夫妻有别、兄弟有序、君臣有义、朋友有信,孟子只对君臣和朋友关系谈信和义,而前三种关系只谈规范和秩序,这是因为父子、兄弟关系是建立在血缘上的,夫妻关系另有三从四德约束,因此都是“放心关系”。当中国人谈“关系”时,往往有三种含义:一是认定的关系,如家人、老乡、朋友、同事关系等;二是可以搭建的关系,比如平常说的拉关系;三是由前两者建立的关系网。随后翟老师又展开论述了中国社会信任的约束机制:在传统社会中,人们生活在一个关系网中,生活的目标常常是活出一个好名声,还有一个常忽略的因素是方言,这让同地区的人们更好地抱成团。在计划经济时期,信任的约束机制主要是个人档案。

关于信任的本质及其功能,翟老师认为在中国文化中,信任是人们在社会交往发生可疑时而形成的中间地带,可分为“放心关系”、“信任关系”和“无信任关系”,其划分原因源自中西文化对人性及其社会依赖性的不同假定以及它们所构成的社会网络或制度性偏向,由此,信任的本质是社会成员在面对社会不确定性和复杂性增加时体现出的对自己依赖对象所维持的时空性特征。以这种框架来重新处理以往有关中国信任研究中的争议和困惑,很多方面的问题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

最后,翟老师与现场同学进行了互动,同学们踊跃提问,翟老师一一给出了独到而风趣的见解。讲座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结束。


【主讲人简介】

翟学伟,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社会心理学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与文化中心副主任、中美文化中心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香港《社会理论学报》、《中国社会心理学评论》、《中国研究》、《社会理论论丛》、《本土心理学研究》等学术刊物编委会委员,国家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获得者。著有《面子·人情·关系网》、《中国人的脸面观——社会心理学的一项本土研究》、《中国人行动的逻辑》、《中国社会中的日常权威——关系与权利的历史社会学研究》、《面子、人情与权力的再生产》等。在《中国社会科学》、《社会学研究》等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40余篇。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人的关系网络、家庭与家族、权力与权威、社会流动与信任、价值观、社会与组织心理与行为等。